评论
您当前的位置: 美协 > 评论 > 正文
《萨满神舞——赫哲族“乌日贡”》油画创作感言.民族文化的守望
发布日期:2017-02-08 10:51:38        新闻来源:

       

       

《萨满神舞——赫哲族“乌日贡”》  油画  王益章
 

     

       “乌日贡”是赫哲族吉祥喜庆的大型文化节日,而“萨满神舞”以其独特的艺术魅力将篝火晚会的庆典推向高潮!生活中的萨满已不具备宗教信仰意义的体现,而是作为一种民间文化遗存在民族节庆活动中和旅游文化情景再现中呈现。画面上方黑龙江水横贯左右,千回百转、万古东流,沿江而居的赫哲(那乃)人围绕着篝火击鼓跳起神秘的萨满舞,与天神沟通高歌祈福!火光闪烁,与古朴神奇的鱼皮萨满神服相映,铜铃神器与萨满鼓声呼应,表达族人对神灵迎送、崇拜寄托、呼唤祈祷、期盼欢呼!构成一幅令人震撼的赫哲族民俗生活画卷!

    上面这段文字是我参加首批我省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申报草图时的说明,感谢专家评委会和组委会领导审定通过了我的创作主题并提出了宝贵的意见,使我有机会参与了此项浩大的文化艺术工程,创作完成了一幅长3.6米、宽1.8米的表现满通古斯语族萨满文化题材的大幅油画作品。虽经验收通过,但作品的效果是否达到创作初衷还有待展示后观众的认可评说。

         有朋友说:你的画是西方油画与民间文化碰撞的火花,是你多年文化积淀的自然涌流!我感到过誉了。但我赞成一个画家的创作离不开生活的积累、情感的真切、历史的责任!每个画家的创作都有自己的轨迹和趋向、情趣和艺术追求,逐步形成鲜明的艺术特色和风格,在不断探索和创新中否定与突破,永远在审视自己的分解与建构中痛苦的挣扎!艺术家最珍贵的品格,莫过于坚守自己所认定的取向和目标不动摇,不为时尚所动、不为世俗所惑;甘于逆境、甘于寂寞、甘守清贫、殉道守节,命运之神终会光顾映照!成功必将赋予坚韧不拔有准备的勇者。

         北方原居民族世代生活在黑龙江流域、大小兴安岭地区,寒冷的气候、原始的生活、艰苦的渔猎生产环境造就了独特和淳朴的民俗民风,吸引着艺术家的视野。当我把在鲁迅美术学院油画系毕业创作的反映鄂伦春族生活的作品《狩猎归来》,奉献给1985首届中国青年美展在中国美术馆展出时,我并不知道在1981年深入塔河十八站鄂乡体验生活采访的对象,通过考察速写、油画写生而形成的作品中主人公形象,是一个走下神坛、脱掉神服的鄂伦春族大萨满孟金福!二十世纪末中央电视台如实记录了他神秘的风采——《最后一个山神》,获国际影视大奖引起轰动。当时萨满的概念是被禁锢的,孟金福在我眼里是一位受人信戴干练的乡长、部族领袖、猎人智者,是我塑造的艺术形象。随后创作的《晨光》和《幽寂》先后参加了首届中国油画展和第八届全国美展,一直在这一题材领域探索和追求。

         进入二十一世纪,随着国家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的启动,省委、省文联领导对挖掘弘扬黑龙江流域文明的部署和重视,由于工作岗位责任的需要,我有幸参与策划完成了《中国民间文学集成黑龙江卷》的编撰出版、主编《黑龙江流域萨满文化研究丛书》、《黑龙江流域民族民间艺术研究丛书》、《黑龙江流域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丛书》等著述的出版,同时完成一些国家课题项目《赫哲族服饰集成》、《赫哲族剪纸集成》,中国少数民族节庆文化调查;并协同艺术院校进行北方民族萨满文化造型艺术图案研究黑龙江流域非物质艺术文化遗产研究学科群建设。丰厚的民间文化资源和浩瀚的民间口头文学宝藏,给我们展现了取之不尽、用而不竭的艺术创作源泉!使人敬畏、令人震撼!而神秘的萨满文化是北方渔猎先民的世界观,是他们的信仰,他的核心是一种人类战胜困难、积极向上的精神,向一切恶势力做斗争的英雄气概。在原始部落中,萨满传人是一个部落文化、历史及自然知识的传承者,是博学的智者。人们相信他可以成为沟通人与神的使者。北方民族的萨满信仰反映着渔猎先民的精神世界,也是人类原始精神文明的起源。

         当我创意由省工艺美术大师刘升制作的赫哲族鱼皮萨满服饰艺术品系列在北京民博会一举摘得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金奖,引起国际学术界的关注;当我将主编出版的《满族萨满神话》、《女真萨满神话》在人民大会堂全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出版成果展示时;当我将鱼皮萨满脸谱、萨满鼓神谱、木雕萨满神谱作品在法国留尼旺中国文化节博览会交流引起轰动;当我将赫哲族萨满舞者推到上海世博会展演与印第安土著舞蹈者互动、沟通;当我创意策划与雕塑家纪连路共同创作的大湖文明之光——肃慎人五米萨满神铜像矗立在兴凯湖岸,在6000年前就有人类先民居住的新开流遗址公园供游人观赏,得到来自全国的历史学家、人类学家、民族民俗学家、文学艺术家的肯定和赞赏的时刻,我深深的意识到:用油画造型艺术语言来表现萨满文化的诡异神秘丰厚的内涵应该是最好的艺术载体,而作为一个油画艺术工作者亦有责无旁贷的历史责任!一种创作的涌动和激情赋予我艺术的灵感,把萨满文化作为母题将创作的视角伸向北方满通古斯语族的鄂伦春、鄂温克、赫哲部落民俗生活的深层,其独具特色的狩猎渔猎生活场景呈现出丰富的具有无穷魅力的绚烂画面。

         赫哲族是我国人口较少的少数民族,自近代以来一直居住在黑龙江中下游、松花江下游和乌苏里江流域所形成的三江平原。在漫长的历史和社会生活中,萨满文化一直对赫哲人起着精神依托作用。赫哲族信奉万物有灵,崇拜动植物以及自然界的一切。伴随对赫哲族节庆文化的调研活动,以及对鱼皮文化、桦皮文化现状的考察,我先后深入赫哲族的集居地同江街津口、八岔、敖其、抓髻、饶河四排等,撮罗昂库(窝棚)、地窨子(胡日布)、马架子的居住习俗,乘快马子桦皮舟叉鱼、冰窟窿冬钓网捕的渔猎习俗,夏用鱼皮、冬用兽皮制衣的鱼皮部独特习俗,令人震撼和神往!2013年我与黑龙江油画家写生团赴俄罗斯哈巴罗夫地区和赫哲族同族同源的那乃族居住地楚卡其-阿梁村,观看了那乃民俗馆并考察了黑龙江下游沿岸7000年前新石器时代赫哲先民所创造的阿梁岩画,那神秘的斗吉霍娄”“斯翁假面神脸留下的遥远的面孔,那诡异的浪花形卷蛇形螺旋纹、蛇头形重圈形回旋纹,可与同期的新开流遗址肃慎先民创造的艺术品骨雕鹰首、熊虎陶像相媲美!而赫哲(那乃)族萨满神服、用鱼皮、兽皮、棉布及丝绸制作的神衣、神裙、腰带、神手套、神鞋、鹿角神帽等,萨满神具铁腰铃、铜镜、神鼓、鼓槌、神刀、神杖、神杆等,供奉的神偶有木质、铁质、布质、皮质、纸质类,如木质的爱米神、天神、使者神、吉星神等,无不透视着萨满原始文化艺术的灵性之光,使我们的思绪久久俳佪在圣灵的世界,深刻感受着萨满文化的博大精深,它集中了原始人类的聪明智慧,体现出古代先民超自然的神性观念,给人以启迪,激发奇妙的情思。可能,最原始、最质朴的,才是最真实、最具有魅力的!

         赫哲族的乌日贡大会,是其民族特色浓郁的渔猎文化的集中展示活动,携有鲜活的原生态文化元素。历史上的赫哲先民们往往在捕鱼狩猎丰收后,都会跳起萨满和鹿神舞、说唱伊玛堪、唱起嫁令阔,以载歌载舞的娱乐形式抒发人们的喜悦心情。而篝火晚会的萨满舞将活动推向了高潮!一幅集中展示萨满神舞为主题的大幅油画构图呈现在面前:以熊熊篝火为中心,首先跳入画面的萨满人物原型是著名伊玛堪歌手葛德胜的女儿,萨满舞传承人葛依克勒胡萨葛玉霞,她衣着深红色萨满神服,在火光映照下舞姿娴熟、手握神槌直指苍穹,与神灵沟通和天神对话,祈拜天佑民族吉祥!她曾舞进上海世博会受到青睐、赴美国与印第安酋长交流舞韵;是赫哲族萨满舞女神——油画之魂!与其相配舞的男萨满原型是乌日贡会歌、会徽的创作者,原赫哲族博物馆馆长萨满舞男神孙玉森,他们共舞是绝配非人能及,火爆、欢欣、乐观、大度、奇异、蛮野,外形与舞蹈至善契合!刚劲拙蛮的舞蹈表现了悲壮和神奇,象征了人类战胜自然的文化力量和部落时代所高扬的精神。萨满舞蹈的象征意义,意味着浓重的萨满舞蹈成了远古女神文化生命的主要载体。同时,象征造型符号形式之上的神秘意象和观念决定着符号的文化同一性。以舞蹈方式由萨满代代相传,蕴含着一定的民俗意义。这正是萨满舞蹈悠久而强劲生命力的源泉。尤其是通过其独特象征方式创造的民俗景观,更使其有一般舞蹈难以达到的文化艺术魅力!因而任何浓墨重彩、塑造刻画、极尽手法都不为过。我们从神奇的萨满舞蹈世界,能够领略到赫哲先民的原始生存方式、人生理想,以及萨满信仰赋予人们感性的心灵世界。火把照得夜晚如白昼,香烟缭绕,篝火通红,赫哲、那乃萨满来自龙江两岸,他们击鼓跳神,高声诵唱着同一首神歌,围绕在祭坛周围,祈祷、祝愿、起舞、歌唱,这是多么神圣和欢乐的民族节日啊!

        萨满神舞油画创作,是我近期完成了美术工程一个任务,但对我来说,挖掘民族萨满文化创作之旅才刚刚起步。这是一种对传统文化之根的追寻、对原始信仰之源的敬畏、对民族文化之魂的守望!这也许就是足够令我为之一辈子做下去了!

 

      

关闭
财神爷坛论高手